與股神對話在全球首富的故鄉與巴菲特面對面7小時奧瑪哈,一個平凡的美國中西部小鎮,每年五月全世界投資界最重要的盛事,卻在這裡舉行。來自全球的各國人士、各色人種,歡歡喜喜的參與這場盛會,所有人都在等待這個一年一度,親自聆聽巴菲特開口的機會,在這之前,他們需要一張全世界最貴的門票,要價新台幣四百零七萬元。每年,你有一次可以見到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機會,只有一次。不過,必須具備以下兩種身分之一:巴菲特的股東,或記者。不幸的是,我買不起一股約新台幣四百零七萬元(編按:以股東會前一日五月二日價格計)的波克夏(Berkshire Hathaway)股票,這張全世界最貴的股東會門票。幸運的是,我是記者。 所以,四月三十日早上十點,坐上日本航空的飛機,我和商周攝影翁挺耀開始了奧瑪哈朝聖之旅。下午兩點抵達東京,轉乘下午六點的美國航空班機,前往美國德州達拉斯,然後再轉機到美國牛肉之州稱號的中西部農業州內布拉斯加州(Nebraska)的最大城:奧瑪哈(Omaha),巴菲特股東會所在地。 四月三十日晚上八點,波克夏股東會的前三天,我們到達了奧瑪哈,這裡是巴菲特的出生地,這個中西部小城的人口數,在美國五十一州裡排名第四十三。人口只有四十二萬七千人,與台灣新竹市相當,但土地可比新竹大多了,平均人口密度是每平方公里只有一千三百個人。 走進機場,沒有最大城市的感覺,冷冷清清,直到機場大廳,一幅幅內布拉斯加州立大學以巴菲特為主題的廣告,才讓經歷了二十三個小時航程的我,稍微提起了精神。 走出機場,開著車,此時雖然已是當地晚間八點,但天仍明亮,就像台北時間下午四點般的光線。 奧瑪哈的市區,集中在股東會舉辦場地新成屋奎斯特中心(Qwest Center),除了一棟最高樓超過四十層,超過二十層樓的大廈,不到十棟。 走出奧瑪哈東區的市中心高樓後,奧瑪哈其他街道大多是兩層樓的建築,地廣人稀,家家戶戶都擁有庭院與美麗草皮,呈現典型的美國鄉村住家型態。 五月一日,我開著車,拿著地圖,開始探訪巴菲特的足跡。 「朝聖者」來了! 三萬股東湧至,旅店房價漲四倍 這個全球投資人心目中的麥加聖地,是一個平凡的美國中西部小城,就跟巴菲特的房子一樣平凡無奇。 巴菲特鄰近市中心的房子,是一棟咖啡色的兩層樓房,這是他五十年前以三萬一千五百美元購入。我們在那裡轉來轉去,若沒有當地人指引,還有隱身在巴菲特家中,身穿白襯衫、卡其褲,打著黑色領帶的警衛出來,還真會以為巴菲特鄰居的家,才是世界首富的房子。 雖然說是住在奧瑪哈,其實我們住宿的二星級飯店距離股東會現場還超過二十五公里。抵達當天,停車場上只有五輛車,第一天的房價只有七十七美元。但是到了五月二日股東會前一天,房價突然上漲至兩百美元,晚上停車場已停滿了從四面八方來的汽車,朝聖的人潮就如同鮭魚返鄉般齊聚奧瑪哈。 至於舉辦波克夏股東會的奎斯特中心正對面的希爾頓飯店,早在一個月前就被預訂一空。平時一晚叫價八十美元的單人套房,在股東會期間,自動漲價至每晚四百美元(約合新台幣一萬二千元),仍嚇不退虔誠的朝聖人潮。 今年來自歐洲、亞洲、美洲全球各地的三萬一千名信徒,全部飛到奧瑪哈,朝見人稱奧瑪哈先知的巴菲特。 波克夏股東會活動整整三天,奧瑪哈當地報紙《奧瑪哈世界前鋒報》(Omaha World-Herald),刊登整版股東會的行程表廣告,為這場朝聖之旅暖身。巴菲特旗下的企業,在股東會現場擺有巢氏房屋放攤位,提供波克夏股東們各項紀念品,整個場面有點像園遊會。 五月三日凌晨五點,天還未亮,空氣中吹著攝氏四度的冷風,但不畏寒風,股東會現場已經有五歲的小女孩、拄著拐杖的白髮老人,更有坐著輪椅,仍堅持要到現場聆聽巴菲特的朝聖者在排隊。 全球投資盛事登場!六點鐘未到,五歲小童、老人來排隊 當我手錶上的指針,指到六點,奧瑪哈的天空突然由黑轉藍,然後,不知從哪裡鑽出的三萬人潮,已在奎斯特中心門口,排出五條長長的人龍。 隨著時間越來越接近股東會場要開放的七點鐘,這群巴菲特信徒們的聲音也開始鼓譟,時間一到,人群蜂擁而進,不到二十分鐘,三萬人全擠滿了整個會場。 個性和善,平易近人的巴菲特,每年都會播放一段精心製作的一小時影片,今年的主題則是拿最熱門的美國總統選舉開玩笑。波克夏製作了一段卡通,把巴菲特、董事會副主席查理‧孟格(Charlie Munger),以及波克夏董事比爾‧蓋茲(Bill Gates)全變成卡通人物,讓巴菲特與比爾‧蓋茲一起幫孟格參選美國總統。 人來人往,都只為了奧瑪哈先知巴菲特。 身處平凡小鎮,沒有華爾街嗜血的投資手法與謀略,巴菲特只靠著投資可樂、糖果、信用卡、生活用品,這些簡單不過的東西,竟擊敗蟬聯了十三年世界首富寶座的資訊科技業巨人比爾‧蓋茲。 《商業周刊》記者三天在這場全世界「門票」最貴會議的現場,聆聽七十七歲巴菲特的人生智慧,在股東會、國際記者會,兩場會議共七個半小時的談話中,我們整理出談「全球趨勢」、「管理」與「人生」最精華的內容,價值四百萬的三堂課,與大家分享……。 第一堂課:壞時機還能投資嗎?買一檔股票 就當買一畝田以下的問答,由巴菲特與波克夏董事會副主席查酒店打工理‧孟格共同回答。 問:你怎麼開始投資的? 巴菲特答:我讀格拉漢(Benjamin Graham)的書《The Intelligent Investor》(智慧型股票投資人)開始的。要把投資股票當成事業做,讓股票市場來為你服務,而不是讓股市來影響你。 問:我想問有關美國經濟衰退,還有股市下跌的問題,股市未來會怎麼走? 巴菲特答:哈,(股東還沒完全問完,巴菲特就笑了),我想查理跟我都一樣,我們不會講下週、下個月或明年股市會怎麼樣,我們也不是預測標準普爾五百(S&P 500)指數會怎麼走。而是看裡面的公司,股市裡有成千上萬的公司,每天都有不同的價格,我們只會挑價格具吸引力的股票,不會太在意整體股市是不是表現不好。 如果我們買了一檔股票,最高興的就是明天開始股市休市個幾年。我們把投資企業這件事當成買一個農田,你不會每天幫農田訂價格吧,你在乎的會是「這個農田到底能產出多少東西」,更勝過於當時是用多少價格買的。我們不管看待股市或企業都是同樣的態度,股市會有自己的走勢。 查理你的看法呢? 查理‧孟格(以下簡稱查理)答:嗯……沒……沒有(觀眾笑)。 巴菲特答:他練習講這些話好幾個禮拜了(開玩笑的語氣)。 問:美國次級房貸問題何時結束?你怎麼利用這次市場下跌伺機進場占便宜? 巴菲特答:當市場錯估價格,就是獲利的好時機。至於如何獲利,我就把這研究的快樂保留給你吧!我舉個「最近」(指次貸危機)的例子來說,波克夏的確有從中獲利,但比例上,波克夏沒有花太多時間在上面琢磨,但這方面的變動的確驚人。 我們在一九九八年、為期許久的LTCM(長期資本管理公司)危機後,發現有這樣的情形(指股市下跌,部分股價遭到錯估或低估),而證券市房地產場也在一九七四年發生同樣的狀況,那是個可以賺大錢的時候。 看看《華爾街日報》和廣告,現在有些市場上抵押證券的價格都是錯估的。我們目前大概投注四十億美元,接下來的幾個月,波克夏應該可以靠此再有一些獲利。但以我們的規模來看,這只能算是蠅頭小利。事實上,處處是機會,但我跟查理沒有那麼多時間去關心這些東西。 問:波克夏之前買了不少股票,未來這些投資有可能每年創造七%至一○%的回報嗎?這比過去是低了不少。 巴菲特答:我的答案是,對的。如果我們能夠靠著買一般股票,創造每年一○%的長期獲利,那我很高興,不過,無疑的,未來的投資報酬將不會像過去一樣好,波克夏的股價表現也不會像過去這麼好。我們投資的公司都希望是規模大的公司,至少市值要在一百億美元左右,甚至是五百億美元,這樣的公司,通常營運觸角是全球性的,要找到高獲利的不容易,「任何人如果希望我們能創造像過去一樣的報酬表現,那應該把他們的股票賣掉,因為這將不會發生」,我們公司會有不錯的營運表現,但不會是不合理的結果。查理你覺得呢? 查理答:你們應該把巴菲特講的話拿去講給銀行聽(觀眾大笑),我們已經認知未來可能沒法像過去賺這麼多錢了,我建議你們也要習慣(又引發一片笑聲)。 問:回溯你投資中國石油五億美元時,只閱讀年報就做出決定,你從年報中找到什麼?你又是如何根據年報做投資? 巴菲特答:那是在二○○二到○三年間,我只讀了春季出爐的年報,我沒有實際跟交易員討論,也沒有徵詢他人意見,我所做的,只是對一個公司下結論。他們的市場交易不難理解,這是一間價值千億美元的公司。基本上,每一間公司都說他們的股票物超所值,但是若今天有一間價值永慶房屋四百億美元的公司,標出的售價卻只有三百五十億美元,你就知道要再深入分析。我不需要知道這間公司價值九百七十億或是一千零三十億,只要可以花三百五十億買下這間公司,其他的分析都是浪費時間。打個比方,今天某人走進來,我可以大概估算出他的體重範圍,但無法估算他實際上有多重,但我知道一項事實:他很胖(全場大笑),特別就財務的角度來看,像一塊肥美的肉。 問:你對中國未來經濟發展、中國股市未來的看法? 巴菲特答:中國越有錢,不代表美國越窮,現在中國成長速度或許比美國快,但不需要偏執的將美國的問題歸咎於中國成長。美國和中國的衝突會越來越多,我認為這不應該發生,如果一個國家的核心能耐是將對手變成替罪羔羊,實在是非常愚蠢。 查理答:而且,中國自己進行內部變革,值得我們致敬。 巴菲特答:我之前曾到中國,也曾說過面對中國股市要小心謹慎(編按:去年巴菲特到中國時,中股正飆漲到歷史新高),我不是個預測家,沒法預測中國股市的走向。不過我們認為中國股市現在比起之前較具吸引力了,我們也認為中國石油是家不錯的公司。 問:波克夏未來會買印度或中國的公司嗎? 巴菲特答:我們很願意啊。幸運的話,未來三到四年我們將在美國之外買到一、兩家公司,不管最後在中國、印度、香港或是日本,我們不排除任何可能。 我們正在研究某些國家正在發展中的保險公司。印度與中國限制外資在當地保險公司的持股比例,印度過去幾年則有一些改變,我們不希望到那些不歡迎我們的國家,我們希望當地的法律,適合我們在此做交易。但終有一天,你確實將在中國和印度看到波克夏的公司。 問:中國與台灣的兩岸關係長期來說朝正面發展,你會考慮收購在中國發展永慶房屋好的台灣企業?其次,雖然之前波克夏投資新台幣曾經有所虧損,未來你還會有投資新台幣的計畫嗎? 巴菲特答:一年前我們持有新台幣,我很驚訝近期亞洲貨幣兌美元、歐元的強勢表現,目前為止,我們沒有計畫投資新台幣,或新加坡幣等其他亞洲貨幣。 人民幣、新台幣都在升值,近期亞洲貨幣的波動都很大,台灣經濟發展得很好,現階段投資台灣的公司很令人安心,也很合理,但我們投資公司時會考慮到市值大小,目前台灣公司市值還不夠大。我們也想投資中國的企業,但在弱勢美元因素下,人民幣、新台幣升值,如果我們現在去買台灣、中國的公司,對我們來說是不利的。 第二堂課:如何讓組織永遠保持高績效?激發熱情 讓員工肯工作到一百零三歲問:你怎麼運用股票選擇權來投資一家上市公司? 巴菲特答:我們通常不會透過選擇權交易來表示對一家公司買進或賣出,我們喜歡一家公司,就會直接買,不喜歡就賣了。 有些商學院會教學生怎麼透過玩這種價格的遊戲來賺錢,根本是沒有意義。商學院的學生需要上兩堂課,怎麼評價一家公司,還有怎麼看待股市的波動,要學的是讓市場來服務你,而非讓市場影響你。商學院老師教學生玩這種價格的東西,是因為老師都知道這些東西背後的數學程式嘛,但是學生不知道啊(觀眾笑)。 問:對大型銀行及美國企業風險管理的看法? 巴菲特答:這個問題非常好。舉個例子,如果有人要投資一項二萬三千美元的衍生性商品,就必須把全副精力放在上頭,包括風險。也就是在一切運作正常的情況下,風險並不會產生。但那些負責操盤的人往往沒有預想、甚至是聽聞到這些風險的可能性,之所以會有這樣的事,大多也是因為他們(指設計這些衍生性金融商品的投資銀行或金融租房子機構)的薪酬高得嚇人,即使他們搞砸了一年,也足以應付其他的九十九年。 我把自己定位成是購併案的風險總監,只要哪裡出了差錯,我就不可能在報告上簽字。 從風險的觀點來看,我認為某些大型的商業銀行,規模實在太大了,大到難以有效管理。 風險控管一般來說還是有用的。但如果風險將持續長達一百五十年,這對一個將於六十五歲退休的六十二歲執行長來說,恐怕就沒什麼意義了。事實上,風險的確非常難以掌控。 問:我們要怎樣適當的評估貸款、槓桿基金、債權抵押證券(CDO)和其他資產?要怎麼做,才能提升這些金融財報的可信度? 答:的確,這不是件簡單的事。關於是否應該使用公平價值衡量法,存在許多爭議。無論採用何種數值,總會有人說這無法反映或代表目前價值等。基本上,我還是支持金融機構以公平價值衡量的方式來申報他們的資產。就好比說你正在閱讀一份標準住宅不動產抵押證券的說明,他可能是由數千個貸款所組成,以支撐這樣的投資工具,這個工具本就複雜,但接著又從這樣的工具中,挑出五十個較低等級的債權,而創造出所謂的抵押債務證券。換句話說,不少債權抵押證券是由一堆劣質的次級工具所組成。名義上冠冕堂皇的說因為包羅各種工具,提供多樣性,因此成為了AAA級的投資商品,根本就是天大的錯誤。 問:波克夏旗下子公司有很好的經營者,你怎麼挑的? 巴菲特答:我想我們的工作主要是買公司,買公司看經營者,我們看他們過去的經營績效,然後當作我們買這家公司的考量。所以,我們的工作是如何讓這些管理者在波克夏買了他們以後,還能保持他們的績效,保持同樣的工作熱情、隨時保持活力。 我們的專業經理人都很愛他們的工作,有的全家幾代都在同個公司室內設計上班,我們在他們眼中看到對工作的熱情,我們要想辦法維持他們的熱情,這是用合約綁不住的,波克夏是家很好的公司,這些人對公司都很讚賞,他們也很被讚賞(觀眾齊聲鼓掌)。 我很難單從一群MBA裡面就找到好的管理者,我要找的是對工作有熱情的人,我們公司的人都很喜歡公司,我們內布拉斯加傢俱百貨的B太太(編按:指該傢俱店創辦人Rose Blumkin),在那裡工作到一百零三歲,去年過世了,這就是我們公司員工會變成的樣子(觀眾大笑)。 問:小公司怎麼變大公司? 巴菲特答:這需要時間的,不可能一天或一週就建造一個大公司。查理跟我並不是一開始就要把波克夏往幾倍去擴張,有的時候我們確實做能讓公司擴張的事情,可是,我們主要是「做我們了解的事情」,我們了解的東西跟經營公司的策略是有一致性的,「經營公司不是魔術,多年來我們都是做同樣的事情,我們不會因為公司大幅擴張而感到高興,我們高興的是,公司進步了。」 第三堂課:如何找到愉快人生?每天每天都做喜歡的事情 問:你是很慷慨的人(指巴菲特的鉅額慈善捐款),你對「付出的快樂」(Joy of Giving)這件事的看法如何? 巴菲特答:我從來不覺得我放棄什麼東西,也沒有改變我的生活。在我的生命中,我得到了我想得到的東西,讓我做想做的事情,我累積了很多錢,但是我得到的並非都靠花錢就能得來的,我只是把多餘的錢捐出去,讓這些錢變得更有用。 問:你們怎麼保持身心健康呢? 巴菲特答:(巴菲特拿起他投資的一顆喜事糖果巧克力放進嘴裡,再喝一口可口可樂),要有均衡的飲食啊(觀眾大笑)。我跟查理每天都做喜歡做的事情,我們跟一群他們喜歡,我們也喜歡他們工作的人在一起,一週散步三次,每次室內設計四十五分鐘,每天每天每天都做喜歡做的事情,這些都會有益(身心健康),怎麼會覺得生活不快樂呢(How can you be sour on life?),查理八十四歲了,我七十七歲了,我們在很多地方都變緩慢了,但是我們都假裝年紀不是問題(笑)。 查理答:我真希望我們是貼海報的人,靠這個工作健身,忘掉所有的健康法則。 問:《富比世》(Forbes)雜誌統計你有六百二十億美元身價,成為世界首富,你認為這是幸福,還是負擔?而你擠下你的好朋友比爾‧蓋茲的冠軍寶座,這對你有什麼影響? 巴菲特答:查理對待我的態度,還是跟以前一樣的不尊重我,這是很確定的。這其實沒有改變什麼事,我還是在波克夏上班,而且還是每年捐出五%的持股給慈善基金會,這不代表什麼。 過去十三、十四年來被《富比世》雜誌列出身價,但這也不是百分之百正確的數字。《富比世》以我的波克夏持股以及其他公司的持股來推算身價,我連我有多少錢也不知道,你不可能知道我的持股究竟值多少錢,這數字恐怕根本沒人知道。 其實,波克夏有好幾個股東,他們的身價也可以登上《富比世》五百大富豪排行榜,只是外界都不知道他們是誰而已。 這其實沒有改變我的生活,也許會有一點改變啦,但是真的不多,而這改變了我什麼呢?我想,我很高興有很多人在我身邊幫助我,而波克夏經營得也很好。 問:你的所學智慧,有多少來自你的故鄉奧瑪哈? 巴菲特答:我花了大半輩子待在奧瑪哈,我喜歡待在故鄉,奧瑪哈有很好的社區。 查理答:我也是奧瑪哈男孩,他們並未將奧瑪哈的影子從小男孩的身上抽離。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小額信貸
創作者介紹

Walker

cq16cqpyc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