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中國新聞漫畫網
  據日本共同社報道,海牙國際法庭3月31日就澳大利亞起訴日本違反《國際捕鯨管制公約》、要求停止捕鯨一案作出判決,判定日本目前的捕鯨活動違反公約,今後不得繼續該活動。日本雖然敗訴,並不意味著馬上停止捕鯨活動,“護鯨大戰”依然嚴峻。
  敗訴,日本謊言被揭穿
  捕鯨案最大的爭論焦點為,日本在南極海域實施的捕鯨活動是否屬於《國際捕鯨管制公約》第8條允許的科學研究行為。澳方認為,日本的捕鯨活動是“打著科學旗號的商業捕鯨”,違反了暫停商業捕鯨的公約規定;日本則辯稱這是“合法的科學調查”。
  國際法院首席法官彼得·托姆卡說,日本未能證明在南極海域的科研捕鯨項目需要每年捕獵850頭小須鯨、50頭長鬚鯨和50頭座頭鯨。而且,日方也沒有考慮更小規模或使用非致命方式的替代項目。
  托姆卡還強調,日本科研捕鯨項目自2005年持續至今,關聯到大約3600頭小須鯨的死亡,但相比之下,至今科研成果“似乎有限”,日方只列舉了兩篇經過同行評議的相關論文,且研究結論僅僅得自對9頭遭捕殺小須鯨的解剖結果,與遭捕殺鯨類的總量不成比例。
  日方證據不足,其“科研目的”的說辭也難以讓人信服。法院最終裁定日本每年在南極海域捕鯨並非出於“科學研究”目的,要求日本停止這一活動。且海牙國際法庭實行一審制,不允許日本上訴。
  真相,以文化之名謀利
  在日本,捕鯨作為一種傳統,有悠久的歷史,大規模的商業捕鯨已有400年的歷史。二戰後,鯨魚肉幫助日本緩解糧食危機,輓救很多人生命,因此日本人對鯨魚有一種特殊的情結。而在日本古式捕鯨的發祥地太地町,捕鯨更作為一種文化符號,根深蒂固。對此,日本捕鯨協會也信誓旦旦地稱:“捕鯨是日本歷史和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然而捕鯨僅僅是為了傳承文化嗎?顯然不是,其背後,有經濟及政治的多方考量。
  捕鯨產業鏈發展至今已經成為日本沿海地區的支柱產業之一,捕鯨活動一旦被取締,勢必造成失業、公司倒閉、財政收入減少等地方危機,這也是日本為何一再堅持捕鯨的原因。
  此外,日本以“科研調查捕鯨”為由堅持捕鯨,並不斷擴大自己在公海的行動範圍。有分析人士稱,一旦取消捕鯨活動,也就意味著日本痛失“順帶”捕撈公海漁業資源的“便利”,本土市場的缺口將難以填補。
  國際社會圍剿日本捕鯨並不是第一次,屢禁不止的背後一方面是由於政治、經濟、文化等因素,日本難改捕鯨慣性。另一方面,正如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所說,國際公約本身存在漏洞及有效制約。《國際捕鯨管制公約》第8條規定允許科學研究行為,這就為捕鯨國自行決定科研捕鯨的數量和種類創造了機會,也使得日本打“擦邊球”的算盤屢屢得逞。
  停捕,只是說說而已
  國際法庭的判決僅僅逼退日本在南極海域的獵殺活動,但是停捕進程依然“前路漫漫”。受限的漁業發展模式、日本大地震後閑散漁民的分流就業,太平洋沿岸受到核泄漏污染之後愈加匱乏的海洋資源等現實問題都使日本不可能就此徹底放棄捕鯨。
  另據美國《時代》周刊分析稱,國際法庭的裁決並不意味著日本所有的捕鯨活動都將停止。正如日本官方所宣稱,其需要搜集數據以監測鯨魚對其漁業的影響,那麼日本只要重新設計其項目方案,就可以再次開展捕鯨活動。另外,日本長期宣稱其可能直接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這意味著該委員會所作出的裁決將對日本不再具備約束力。
創作者介紹

Walker

cq16cqpyc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